021-030

我的________。

我的愤怒
如果我在二十九岁的时候还没有成为“巷陌曹”的话,我的身体已经先埋葬了。那我会带着长达二十九年的愤怒进入泥土,那我会带着巷陌曹一起被淹没这片贫瘠的黑色,那时候我还记得我愤怒源泉的话,恐怕就是我自己了。

我的旅途
我决定出走了,在我二十五岁(现在)的时候。因为我对之后的四年开始觉得恐惧,我到底要去向什么地方,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心不知道被埋葬在了四年后徐汇的某一颗路边的梧桐树下面。啊我有一天找到那一棵树了,我找到了。在那一条路上。

我的心脏
如果工作到半夜两点十二分之后,心跳会加速到平时的二点五倍,这代表我已经在使用第二天的时间,还是在使用第二天的寿命呢。或许使用的已经是第三天的年龄,那我算好了时间,如果工作到三点二十三分的话,我将会在三十岁的时候死亡。

我的爱慕
我喜欢的人在办公室距离我很远的地方,目光看过去的时候会被中间忙碌的同事挡住。我连她的背影都看不到,每次当我走过去的时候会经历各种目光。最后的心底防线也会被打破。可是我想见她。

我的嫉妒
耳机的声音开到了78%,听不到了其他声响。然后她在吧台和一个不熟的人说话,我错过的她的声音。因为对于这件事情耿耿于怀,我把音量开到了88%,音乐里面播放着上次团建时候我和她的一些零散对话,她的声音包围了全部的我。

我的失控
|我在你的瞳孔中看到了珠宝,她的迷人和妖娆。
消失在了短暂的画目光切换中,我却没看到前一秒追随的东西。
“每个人追随的永远是单向的,我喜欢你这件事也是单向的。”
“恋爱这件事其实也不一定是双向的,我喜欢你这件事也只是时间停止的故事。”
“双向的恋爱是什么?” 

我的日记
我还在写日记,在不开心的时候,或者说我也只有不开心的时候才会去写日记,因为人们无法释怀的事情永远都是悲剧。戏剧的事情似乎就在很多年之前就无法记起来。不开心的事情却深刻得像狗在被淋雨的半夜盯着想要吃的烤肠,却在马路上被一个男人的皮鞋踢开了二十五厘米。

我的梦境
我在五十七个梦里面梦到了我和五十七个认识的人上了床。甚至能感觉到体温的汗水。然后我被囚禁起来,告诉我后面还有等着我的一百四十三个人。每天早上起来都会觉得精神崩溃,然后沉甸甸开始工作,旁边的人大声说话,我的手会抖一下,“你昨天晚上可是对我——”虽然这样想着,却发现这些事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然后我冷静了一下,安静看着他的脸,看到了我从未看到的景象,我似乎能慢慢画出来大部分人的裸体的模样,我闭上眼,背景全部变成的松软的床垫。

我的白日
我其实不能接受梦境的全部事情,但是他们真实得让我每天醒来之后会花至少半个到一个小时来清醒一下回顾到底哪些是假的。然后我听到有人对我说,我会超级温柔,请慢慢跟着我的节奏,不要害怕,我们在做一次。门被敲响了。
是谁。

我的身体
最近会有很长的时间处于站立不稳的状态,也或许和长期以来的梦境相关。听到办公室里面有人大声聊天,会觉得有一点超负荷的不安。来源也或许是眼前看到的人越来越全近于裸体。这样的感觉是奇妙的。
我在某个早起的早上,看到了许多体无遮拦的我,走向了他们。

评论
热度(4)
 

© 巷陌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