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现实# 

再会吧短暂的半——

-
半次胃痛
到了夏天我也没有把冰箱的电插上。因为我忘记这件事情了以至于我前一天晚上没有吃完的便当也不小心放了进去。第二天开始噩梦般的冰箱清洗。恶臭传遍了整个房间的角落,和我的胃。
-
半次机会
给你一次机会,开口解释。
有人插入了十三根吸管在我嘴里,然后要挟我现在开始解释为什么。
我看到自己的泪和鼻涕留了出来,和汗水混合在了一起划入口中,恶心的味道,却让我百口莫辩。
-
半天请假
我不想去上班。所以我请假了,因为我的工资在下个月是否能交得起房租的最危险边缘。
所以我只请假了半天。公司的下半段时间开始是时间十二点三十分钟,我从家里到达需要三十分钟,我看到时针分针秒针慢慢都指向了十二。
世界停止了。
-
半个自己
我觉得噪音是白色的,每当然闭上眼的时候,会看到他出现的范围慢慢扩大,最后占据整个范围然后消失。我已经不记得那是不是我了,但是似乎我又记得这一段记忆,那这就是半个我吧。
-
半次死亡
我死亡了,我的脚边是一只流浪的猫,他寻食的时候发现了我。
雨后和我长时间对视,然后他离开了。我以为我在路边就这样死亡了,甚至忘记了是饿死了还是只是被遗忘了。过了一小会雨停了,远处有一个慢悠悠走过来的身影,它放了一块不知道从哪儿叼来的食物碎片在我脸旁,然后它走了。
我的眼睛活了过来。
-
半条金鱼
我每次只能看见那一只金鱼的左边眼睛,她永远在我视线中都是游到左边去。
我试验过用很长时间一直盯着她,每次我开始凝视她她变开始减速,慢慢开始我越来越不能理解这件事情,不知道这到底是金鱼在监视着我还是我返监视着金鱼。
“开会了!”我的组长突然拍了文件夹在桌上,我突然发现我的组长永远都是右边表情朝向我。
-
半盒午饭
公司一共一百零八人。
公用冰箱三个,分别在左中右的位置,到底是谁,每天中午都会吃掉我的半盒午饭。
每天八点半到公司,我的座位正好是能看到的所有冰箱的死角,已经连续吃了八个工作日的剩饭,我无法接受这一件事情。
早上我的老婆每天都会给我准备好便当,我在餐厅都会看着慢慢的米饭和蔬菜平整的躺在里面,却每日中午从公司冰箱中拿出来都发现只有半份。我给老婆抱怨了很久这件事情,她很惊异让我多看看办公室情况。
有一日的开始,我看到老婆在餐厅摆好午饭并合上了饭盒,我准备去换我干净的西装,发现卧室里面我的西装没有熨好,准备去询问的我,看到了在玄关打开我的饭盒的老婆。
“嗯?”
-
半通报道
我的新公司为了把控最好的头条。给所有的自媒体运营开始了一个特殊的培训。
如何把你接到的新闻用最大限度刺激别人好奇心的方式发送出去。培训了两个月之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开始写虚假新闻,如果一个月之内没有比较好的阅读量就会面临解雇。整个部门三十八个人都慌乱了起来。我麻木写着他们要求的东西,然后看到周围的人不停被解雇和辞职,在这样之后度过了一百零三天,我真的没办法代替这么多人每天写出这样子的新闻,我决定主动辞职。
【某公司员工,进公司一百零三天之后发现公司里面三十八个员工全是自己。】
-
半声道歉
对不。
我是带着疑惑看了一眼外面的人和前面被撞变形的车尾翼,前面的司机愤怒下车走向了我。我在思考现在倒车逃走还是低头认错,说实话低头认错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有点难以接受,走过来的人的怒气让我觉得也很难呼吸。在慌乱中我开了口——
“关于这件事其实和我没关系,对不。”
-
零点八班次
我在凌晨的时候去上班了,那是我的工作时间,半夜开车在A路通往C路,我开车走了很远很远,然后再循环一次,每次都会碰到一些那个时间下班的人。但是那是凌晨还是半夜呢?
这是我的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在你每天下班的时候等待你。给你说一身晚安。

评论
热度(2)
 

© 巷陌曹 | Powered by LOFTER